第0625章 看你像我前女友  极品全能相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诅咒?

    听到女巫的话,大卫明显有些颤抖,接着就略带惊恐的问道:“什么诅咒?布朗怎么会被诅咒?”

    “nonono!”还没人回答大卫,另一个声音响起,众人循声望去,却是东南亚一位仁兄,他看了眼天才,道:“这没什么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看向女巫,道:“这不是诅咒,应该是降头!”

    又是诅咒,又是降头,两人各抒己见,似乎在暗暗较劲,不过大卫是完全懵了,这两个词汇他都知道,很恐怖!

    天才感受到东南亚仁兄的得意,默默退后,他不想和谁较劲,如果他们真能看出问题,那也就由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大卫焦虑道。

    李艳阳本以为两人又要较劲的各抒己见,却不料他们给出了差不多相同的说法,和鬼道差不多,说得看看这孩子去哪,做了什么,才能确定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兜了个圈子,还是回到了原点,李艳阳等人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倒是没错,只有对症了才能下药,乱行医是要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被大卫迎到了客厅之中,比伯又让大卫详细的讲了一遍事情经过,以方便诸位大师提取线索。

    大卫负责讲,一群巫师静静的听着,不时地发出一些疑问,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为布朗担心,在认真的听着大卫的讲述,但唯有一人例外,就是李艳阳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在关注大卫的话,但他的目光一直放在了比伯身上,似乎在审视着,他没有过于明显,但也没有深刻的隐藏,而比伯似乎一直都焦虑的给众人做中间人,似乎根本没注意李艳阳审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叽叽喳喳探讨的时候,大卫的华人妻子端出了几个果盘,虽然面色憔悴,但依然礼貌的招待着众人。

    大家基本都没有去看水果,这时候哪有心情吃啊,再说这么多人,真要下手也不够分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世界上总有另类!

    比如李艳阳,他就拿起了一条切好的哈密瓜,然后吭嗤一口。

    四大宗师都愣住了,看向李艳阳,一脸的疑惑,他们的表情中都带着几分尴尬,这特么有点丢人啊,连最不拘小节的鬼道都皱眉了。

    带着大号墨镜遮住半张脸的李艳阳微微一笑:“渴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四大宗师,在屋内各种颜色的人们都一脸鄙夷,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,但是都很愤怒。

    华夏人看外国人会脸盲,外国人看华夏人也是一样,除了年纪和装扮,根本看不出多大的问题,何况李艳阳带着个大墨镜,更没人知道他是那个登上火星的人类第一人。

    但有个人不一样,就是那位华夏妇人,她看着李艳阳的半张脸,觉得有些熟悉,当然,她也只是微微好奇,没有过于深究,更没联想到那个上将。

    见妇人看着自己,李艳阳抬起头,笑道:“您是华人吧?”

    妇人已经听过了李艳阳的华夏语,自然不会惊讶,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能借一步说话么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华语,除了四大宗师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,包括大卫,他和妻子交流都是英语,对于华语只是知道一些简单的词汇。

    妇人听到李艳阳的问题微微一愣,但知道这些人是冲着自己儿子的病来的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谅我,他们在说甚么?”这时候,比伯看向了天才。

    天才道:“他们要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天才的翻译,众人微微一愣,比伯道:“为什么不能让大家听呢?大家都是为了帮助布朗的,有消息我觉得应该共享。”

    天才见众人对李艳阳愈发反感,尤其大卫,眉宇间也表现出不舒服,刚要说话,李艳阳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比伯,用英语道:“哦,是这样,我看她有点像我前女……哦,像我亲戚,你知道的,我们这行对这东西感觉会很明显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本想说一句前女友,突然想起人家老公还在呢,赶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众人不会了,不知道说什么了,人家要说的不是布朗的事,那确实没必要分享。

    不过,大卫明显不开心了:“这位先生,我想我妻子现在没心情讨论什么亲戚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微微皱眉,看了眼大卫,然后回头看向了华夏妇人,用华语道:“夫人,你在家里地位很差?”

    女人摇摇头:“我丈夫很尊重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艳阳背对众人,看向女人,微微扯下眼睛,露出上半张脸:“咱们借一步聊聊?”

    众人从背后看到了李艳阳的动作,只是没法看到他的脸,然后,令他们惊讶又好奇的是,华夏那位妇人愣住了,瞳孔瞬间放大,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撼。

    李艳阳食指比在嘴上,重新戴上眼镜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女人已经认出了李艳阳,震惊之中满是不可思议,全球华人的宠儿李艳阳将军……来到了自己的家!

    女人几乎不会言语了,只能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    在众人疑惑之中,两人离开了,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比伯心中愈发不安,这个家伙,是不是发现自己了?是不是有些明显了?

    可是,自己没有明显犯错啊,他为什么会怀疑?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认出了自己?

    比伯心中波澜起伏,但他只能强制自己冷静!

    不会的,如果他发现了,应该立刻站出来!

    明显也没办法,只要他同情心泛滥,他就必须入局!

    …

    别墅外,妇人紧张的看向李艳阳:“李将军,是你么?”

    李艳阳点点头:“别惊讶,这事比较复杂,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女人立马就变成了恭敬的小心翼翼,心中甚至都忘了对儿子的担心,而是完全震惊于看到了这尊天神的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屋里那些人,除了你丈夫,你认识么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妇人微微一愣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位你丈夫的朋友呢?也不认识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“我丈夫的朋友?哪个是?”妇人问。

    李艳阳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你丈夫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丈夫是个工程师。”妇人道。

    李艳阳一愣:“工程师?”

    妇人有点惊讶李艳阳的疑惑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工程师住这豪宅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妇人道:“在澳洲,工程师收入不错,而且,这个豪宅并不如国内那么贵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李艳阳讪笑道:“不好意思,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惊讶的看着李艳阳,这个将军……好好玩!

    “那你丈夫在事业上,或者有没有做副业,然后求助过玄学人士,比如风水师什么的。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女人摇摇头:“我们的副业只有一个小店,但也没有接触过风水师,起码我知道我丈夫应该不笃信这些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又点点头,道:“那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人,比如比较厉害的,或者是一些玄学人士。”

    女人再次点头,她觉得李艳阳这些问题有点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个将军,他不在华夏主持军事,怎么跑着和那些家伙同流合污了?这家伙不会是冒充的吧?

    不可能,除非双胞胎,否则,他肯定是李艳阳!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妇人一头雾水,这就结束了?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她再次想起担忧的儿子:“李将军,我儿子他怎么了?你们可以治好么?”

    李艳阳顿了一下,道:“等下回去不要叫我李将军,还有,你儿子应该没事,魂魄都在,生命应该无忧,但很可能如他们所说,是招了一些脏东西,放心吧,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一阵激动,心中骄傲不已,李将军竟然要帮忙治疗自己的儿子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,于是激动道:“谢谢您!”

    李艳阳摇了摇头,抬步向房内走去,道:“不用谢我,是我连累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女人听到这句又愣住了: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艳阳叹道:“进屋之后你什么都不要说,什么也都别做,就当咱们出来说了一些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将军,我听不懂您之前的话。”女人道。

    李艳阳道:“你知道么,现在作为华夏人是一件很骄傲的事。”

    女人有点迷糊。

    李艳阳心想不能说实话啊,要不然她不得恨自己啊,而且怕她情绪不好控制,于是玩笑道:“咱们华夏多强大啊,遭人嫉妒的,所以作为华夏人,你遇到一点怪事是可以理解的,要不是我上天摘下恒星,咱华夏人不会牛到全世界都羡慕嫉妒恨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听到这句有点狂妄的玩笑,竟然真的轻笑了一下,因为她知道儿子性命应该无忧,心中微微明亮,所以对李将军的话抱以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房子,其他人还在探究,只是看到两人,都下意识停住,然后望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聊完了?”天才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艳阳笑着点点头,坐到天才旁边,随意的看了眼大卫和比伯,笑着用华语道:“事实证明她不是我前女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