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26章 局,又如何?  极品全能相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众人没有一直留在大卫的房子内,人太多了空气也不大好,而且布朗肯定要晚上才能起来活动,所以先后有人提出来出去走走,等傍晚时分再回来。

    大卫十分慷慨,估摸着时间在附近预定了个酒店,告诉比伯转告众人,到了时间去吃个饭,然后晚上在帮助布朗。

    四大宗师连同李艳阳也在外边溜达,脱离了大部队,众人开始讨论布朗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澳洲有土著人,兴许真是诅咒之类的。”天才推测道。

    鬼道点点头,说:“很可能,魂魄没有问题,应该就是这些巫术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这孩子晚上去干什么去了?”知命问。

    鬼道说:“从那个当爹的说明的情况来看,我怀疑这孩子现在的意识不是本体状态,很可能是被莫名的力量牵引了。”

    “操控?”妙手问道。

    鬼道点点头:“我觉得像,有点类似傀儡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不过也知道,只是类似,毕竟真成了傀儡,那就是行尸走肉了,魂魄注定创伤严重,只是被人操控,这同样让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良久不见李艳阳发声,天才调笑道:“青龙大师,别光听着我们说啊,发表下意见,不是偷着笑话我们无知吧?”

    李艳阳心里正在想着事情,闻言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艳阳的态度,听到他的话,几人微微一愣,今天的李艳阳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包括他之前在屋内的看似无理又不羁的举动,而现在,似乎有些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?”鬼道问。

    李艳阳被人打断了思路,干脆不再自己乱想,而是问向天才:“天才前辈,那个比伯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天才一愣,道:“朋友介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详细点。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李艳阳严肃的模样让四人又是一阵诧异,天才道:“就是我一个老朋友,虽然不会玄学,但一直研究玄学,一次去他家里做客,刚好这个比伯也在,通过他介绍,才知道这个比伯也是个玄学发烧友,接触下来发现他确实对玄学了解不少,见解也颇为独特,然后就认识了,还经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哪国人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“澳洲。”天才道。

    “认识多久了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……快三年了吧?”天才思考了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三年?”李艳阳惊讶了一下,这个时间比他预估的长了一些,也短了一些,很微妙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是胡思乱想,他觉得不该是三年前才认识的,应该是没多久!

    如果要完全排除可能性,那应该是更早,这个三年时间,确实让他觉得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天才终于有机会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艳阳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有没有一个感觉,这个比伯好像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天才愣了一下,有点迷糊,我的朋友,当然熟悉了。

    李艳阳看到天才的表情看向其他几人:“你们有这个感觉么?”

    三人摇摇头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李艳阳突然想起来了,这几人本来跟胡文举交流也不多,要是有肃宁在还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天才觉得李艳阳的怪肯定不是搞怪,以前他爱逗比,但也不会无的放矢,何况今日。

    “他和你探讨玄学的时候讲过天文方面么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天才想了一下,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天才又认真的想了一下,道:“应该没有,起码我没什么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参加大会之前,你告诉他我会来没有?”李艳阳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?”天才疑惑道:“哪个你?是助手还是李艳阳?”

    “李艳阳!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敢说?”天才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前聊天有说过我么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几人完全懵了,这小子,好像有点托大啊……

    天才摇了摇头,依然正经的回答着李艳阳的问题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这号人不?”李艳阳又问。

    天才道:“其实要不是朋友介绍,他也没听说过我,也没听说过四大宗师,只是对华夏玄学有所涉猎而已,自然更没听过你,虽然你能力很强,但除了苏杭,你的知名度还是不如我们四个的,尤其是业内。”

    天才不是在给自己的脸上贴金,只是讲述一个事实,李艳阳也没有因此感到任何的不舒服,只是再次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四人的疑惑愈发深刻,鬼道忍不住问道:“到底咋了?”

    李艳阳没说话,而是在整理信息。

    认识三年,没聊过自己,巫术大会没邀请自己,也不知道自己会来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巧合?难道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!”鬼道急了。

    李艳阳看看鬼道,道:“我就是觉得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“怪?”

    李艳阳点点头:“我觉得那个比伯有点怪,我总觉得他有点熟悉,感觉他能听懂汉语,感觉这个布朗的问题不是突然出现的,好像一切都是个局!”

    “局?”几人大吃一惊,不由得同时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,不然,怎么布朗的母亲就是个华夏人?虽然澳洲的华人很多,但也太巧了!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“别闹吧!”鬼道笑了:“你的意思是这个巫术大会,还有这个怪案子是为你设的局?”

    李艳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人顿觉李艳阳有些厚颜无耻,鬼道笑道:“为什么?谁设计你,设计你干嘛?”

    李艳阳看看四周,道:“如果这个比伯是另外一个人,那就解释的通。”

    “比伯是另外一个人?比伯就是比伯,什么另外一个人?”天才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是胡文举,那这就是个局!”李艳阳说。

    胡文举!

    听到这三个字,四人都是一愣,但是,很快天才就否定道:“不可能!难不成他易容了?”

    李艳阳摇摇头:“不知道,不过,这也没什么难的,不用手术也能做到,华夏都能,何况厄迈瑞克。”

    几人再次糊涂了,不过也理解,虽然他们没有像李艳阳那样为了做卧底易容,但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太难得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天才再次坚决道:“不可能的,就算他是胡文举,那这个局布了三年?还有,如果是这样,他应该侧面提出来邀请你啊,如果是这样,他搞巫术大会干嘛?就算以这个为吸引,那你出现了就该下手啊,是枪是炮,弄就是了,难道还要用巫师对付你?如果是,那在晚宴下蛊就成了呗,直接把你内部掏空,你还挣扎啥?难不成要靠巫师的武力?这无辜的小男孩又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母亲是华夏人,逼迫我出手!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“你出手怎样?”天才问。

    “出手我会虚弱!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几人闻言一顿,这倒是真的,李艳阳施法,大多靠内力,每次大阵法都消耗很大。

    思索良久,缕了一下脉络,天才还是摇摇头:“我还是觉得不可能,太匪夷所思了,也一点迹象都没有,你别瞎想了,说不通的,而且这次巫师这么多,这样,你不要出手,就一直看着就行了,不看就回酒店休息,我不信这么多大师在一起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解决不了呢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天才道:“如果真解决不了,那我就信了,那你也不要出手!”

    “我能见死不救?”李艳阳问。

    众人皱眉了,这事,还真的不好较真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解决不了,如果真就李艳阳有办法,那还真的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这时候,鬼道笑了:“怕毛,真解决不了你就上!”

    几人看向鬼道,鬼道笑着道:“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,被胡文举设计一次,所以总是防着,我告诉你,古人说的好,但行正事,莫问前程,你心中做你觉得对的,何必怕这些小鬼,干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李艳阳看看鬼道,突然笑了:“我不是怕他,这个胡文举还不值得我担惊受怕,只是感觉有点明显,而且他应该知道,我一直在找他,不过你说的对,我倒是有点谨小慎微了!”

    是的,李艳阳想通了,自己怕什么?今时不同往日,别人或许觉得自己这几年没有修行,岂知此番游历太空,在袭地恒星旁边久留,内力大涨。

    若说以前的内力是一条小河,现在无异于无边大海,何惧之有?

    不搞清楚他是没法回到酒店休息的,更不可能遇到如此怪事置之不理,别说那孩子有一半华人血统,就算是八竿子打不到的黑人,他也要帮。

    要不然这一身本领有何意义?

    而且,万一不是呢?总不能因为怕就不管吧?

    如天才鬼道所说,这个局确实有很多偶然,比伯不知道自己,没邀请自己,那如果不是自己找知命探讨时空穿梭,也不会知道他们的欧洲之行,那更不会跟着。

    再退一步说,比伯是胡文举又怎样?这就是一个局,又如何?

    找你还找不着呢,你要真主动送上门,那我得谢谢你!

    跳梁小丑罢了,既然你喜欢玩捉迷藏,那我就陪你玩玩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