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31章 温水煮青蛙  极品全能相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越想李艳阳越觉得恐慌。

    小金龙固然强大,他也知道想干掉小金龙是件极其困难的事,龙游大海,凡人根本无法造次。

    但是,狡猾的人类之所以能成为这个星球的主宰,就是因为其他生物难以企及的智慧。

    就像好莱坞大片一样,无论地球发生何等灾难,无论那灾难看起来是多么的恐怖,人类总能通过自己的智慧找到应对的手段,化腐朽为神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李艳阳狐疑的时候,一声得意的大笑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口舌之快么?为什么不说话了?”胡文举志得意满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做到的?”李艳阳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慌乱与愤怒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后边有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,今天我就让你明白,什么叫人外有人!”胡文举阴狠道:“在这里,我要让你明白什么是绝望,什么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”

    李艳阳微微一怔,这话让他有点糊涂,全世界最强大的巫师?他们对付了小金龙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厉害么?你不是呼风唤雨么?你不是已经被吹捧为人间神仙了么?呵呵,井底之蛙,今天,我让你见识见识世界上最神奇的巫术!”胡文举冷笑一声,然后低声道:“亚迪先生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亚迪,几人知道,这是来自亚平宁半岛的一个巫师。

    安静之中,一阵咒语响起,语速破快,音阶密集:“恶布库出拉,区库诅愚扎……”

    李艳阳和四大宗师根本听不懂他在说甚么,但也知道这是施法的前奏,正微微紧张好奇时候,突然感觉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这个感觉之前就有过,就在山洞里精光大盛的时候,只是那个时候事发突然,加上处境紧张,几人以为是不适应灯光的原因,但此刻,这种恍惚感觉再次传来,他们心里顿时有了清晰的感受。

    只是来不及思考,他们就感觉脑子有些晕,眼皮有些沉,连带脑子都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就当众人有些昏昏沉沉的时候,突然一阵冷冽的风袭来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一个激灵,猛然睁开眼睛,登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一片苍茫,天地相接,白茫茫的一片,甚至看不到天地的交界,仿佛大雪过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白色不是雪,天地之间也空无一物,不,确切的说是没有天地,整个空间都是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这奇特的景象让人有些晃神,但接着,风来了,然后,带来了彻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无法承受的寒冷,几乎一瞬间就要把人冻僵一般,几乎让人失去知觉,不知道头在哪里,脚在哪里,更感受不到身体的任何部位。

    一瞬间,浑身颤抖着,下意识的想抱着膀子,只是身体却不受控制,仿佛一切都被冰冻了一般,唯有意识没有凝固,却似乎也因为寒冷而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意识似乎都在凝固着。

    李艳阳在寒风袭来的一瞬间下意识的调转真气护体,但他发现那寒冷没有丝毫减弱,只是先前恍惚的精神巩固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是哪?

    山洞为何变成苍白?空穴因何来风?

    安静之中,他听不到了咒语,只能听到身后传来的瑟瑟发抖的呼吸声,那是因为寒冷导致的唇齿颤抖,连呼吸都变得毫无规律。

    李艳阳想转身看看四大宗师,只是,当他觉得自己转过身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四人!

    这一幕分外诡异,让他心里大惊,只是他不知道,他只是意识转身,而身体根本没有动,当然,即便他动了,也根本无法看到几人,因为此刻他看到的天地,却不是真切的山洞。

    李艳阳惊恐之中心思急转,那彻骨甚至可以冻僵灵魂的寒冷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刚想张口说话提醒几人,结果他发现想开口是如此的困难。

    焦急之中,李艳阳铆足了力气,调转全身内力急速运转,然后几乎嘶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幻觉!”

    本来置身苍茫天地间,等待自己被冻僵的四大宗师听到这如同惊雷的声音,意识瞬间被唤醒。

    李艳阳简单的两个字不但提醒了众人,也像一个强心剂一般,瞬间叫四大宗师集中了意念。

    “守住心神,别怕!扛过去!”李艳阳喊道。

    抗,说的简单,此刻的四大宗师却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虽然也意识到这是幻觉,但他们也明显感到自己力不从心,仿佛生命都在消散一般。

    景象是幻境,但那伤害却无比真实,他们甚至呼吸都困难了,即便不被冻死,怕是也要因呼吸不畅而憋死。

    “怎…怎么办!”妙手颤抖着问。

    李艳阳不知道怎么办,他只想扛着,因为确定这是幻觉,那过去就好了,虽然为此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但他却别无办法,因为现在他什么也看不到,在这个幻境之中,他就像个瞎子一般,只能听声辩位,甚至移动都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得……找个……地方躲起来!”天才说。

    找地方?上哪找去?

    李艳阳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“奇门遁甲!”知命叫道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老鬼,奇门……”天才直接把后两个字省略了,因为太累了。

    鬼道闻言道:“对,奇门,可是……我找不到东西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无奈,是啊,什么也看不到,这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李艳阳闻言突然想起什么,集中意念,打开天眼。

    因为精神的恍惚,因为注意力的凝滞,李艳阳差点忘了自己的手段,只是开天眼之前他还无法确定是否能看到东西,但是,在两道精光出现的时候,他看到了!不再是苍茫的天地,而是之前的山洞。

    只是,他眼睛看到了实像,身体却依然遭受着寒冷。

    这奇怪的一幕让他有些诧异,意识和眼睛都出来了,为何身体还要沉浸在幻境之中?

    无暇多想,李艳阳赶忙动作,拖着僵硬的身躯走到四人身旁,问道:“怎么布?”

    鬼道微微一愣,道:“丙…丙奇……以人为甲!”鬼道说:“东西,在我身边,桃木……分阴阳,注三才,寻四象,用五行,摆六仪,随七煞,定八卦!”

    鬼道言简意赅,但李艳阳知道,每三个字都是不小的工程。

    他懂奇门遁甲,起码这些基础操作他是会的,但他很少用,玄学本领就像武功一样,千奇百怪五花八门,但李艳阳的内力就像一把武林至尊屠龙刀,所以有了这把刀,他很少在去选择那些繁复的功法,因为一把刀就能搞定,他实在不愿意多费力气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不一样了,他碰到了倚天剑,屠龙刀的威力已经无法碾压,这时候他就得配合一种威力强大的功法。

    于是,他开始按着鬼道的提示布阵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众人安静的看着石洞内的几人忙碌。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派出蝙蝠,或许就能压垮他!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胡文举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:“不!千万不要轻敌。”

    提议那人微微皱眉,其他人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,现在那个李艳阳举步维艰,连布阵的身法都有些缓慢,此刻派出蝙蝠去攻击,显然他无法如之前一般机灵,或许就可以拿下了,何必等他们被冻死!

    只是其他人虽然这么想,却没有提醒,因为今天的报酬丰厚,出手一次足够他们挥霍十年了,要是成为击倒对方的那颗稻草,报酬够享用一辈子的了,所以,大家都希望他们死在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李艳阳布阵,胡文举一边道:“各位,我想提醒你们一句,眼前这个家伙很强大,他能呼风唤雨,他能飞檐走壁,他还能灵魂出体,死人他都能救活,这不是危言耸听!如果你们轻敌,后果会很严重!今天他必须死,我不希望你们出现任何失误,咱们的手段还有很多,不能冒进!”

    之前听到胡文举用华语和里边的家伙交流,虽然听不懂两人说的什么,但语言大多有个共性,他们能通过口气和表情知道胡文举的意思,那是一种自信,志得意满和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似乎极其谨慎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这叫战略上藐视,战术上重视!

    没错,其实胡文举很小心,因为不管是听说,还是亲身经历,他都知道弄死李艳阳很困难!他是打不死的小强,命很硬!

    用一句古诗形容,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谨慎,所以他准备了三年,算计着每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因为胜负就意味着生死,尤其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,他不会蠢到轻敌。

    蝙蝠是困住李艳阳的杀手锏,那是防备他狗急跳墙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的战术是巫师围攻,战略是温水煮青蛙!

    没错,在他看来,李艳阳就是很跳的青蛙,而自己这个山洞就是一口大锅。

    他要温水煮,因为火候太大,怕他跳出来。

    李艳阳的实力匪夷所思,你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,他就突然天神附体一跃而起,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,按部就班,一点一点把他煮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