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32章 跟他们干了  极品全能相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山洞的黑暗之中,众人安静的看着李艳阳忙碌,有人疑惑问这是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奇门遁甲,一种古老的华夏玄术,阵法达到极致,御神驱鬼。”胡文举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御神驱鬼?呵呵,听起来很厉害,但它怎么抵挡这西伯利亚的寒流?”一个女巫问道。

    胡文举摇摇头,其实他也不知道,了解之中,奇门遁甲据说神通广大,但更多的是用于古代的军事,真切的玄学神通,实例罕见。

    众人疑惑之中,李艳阳已经忙碌完了,然后,手持桃木剑,剑断斜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皱着眉头的鬼道嘴角轻动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本来行动吃力言语艰难的鬼道竟突然回光返照了一般,虽然紧锁的眉头让人看出他的吃力,他出口的话语沉重有力,仿佛洪钟。

    “六甲九章,天高地广,四时五行,日月为光;禹为治道,蚩尤辟兵,苍龙扶卫,白虎扶行;荧惑先引,辟除不详,北斗诛罚,除去凶殃;五神从我,周游四方,左社右稷,寇贼厌伏;行者有喜,用者得福,五行从我,所愿皆得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鬼道铿锵有力的运行神咒经咒语念出,李艳阳只觉桃木剑微微颤动,如有神助。

    鬼道似乎有所感应,叫道:“跟我念咒!”

    “吾德天助,前后遮罗。”

    几人不敢犹豫,赶忙跟着念道:“吾德天助,前后遮罗。”

    “青龙白虎,左右驱魔!”

    “青龙白虎,左右驱魔!”

    “朱雀导前,他不见我!”

    “朱雀导前,他不见我!”

    “天威相助,六饼除响!”

    “天威相助,六饼除响!”

    “遁我身形,不见邪妄,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“遁我身形,不见邪妄,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众人话音刚落,桃木金铮的一声,凌空颤动,与此同时,李艳阳和四大宗师只觉身体一暖,寒风顿时消散。

    突然的暖意让人有些不适应,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但很快就适应过来,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说是遁形,但几人自然不会凭空消失,山洞里的众人依然能看到五人,只是明显感受到了他们的变化,脸上带着喜悦,身体没了颤抖。

    亚迪微微疑惑,在他主宰的幻境里,没了目标。

    “亚迪先生,可以结束了。”胡文举说。

    亚迪没有理会,而是皱着眉头继续施法。

    胡文举见他不为所动,也不再多说,任由他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亚迪为何不愿意住手,显然,李艳阳等人现在不受幻境所制,但亚迪却很想制裁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一个名利双收的机会。

    丰厚的报酬不用说了,更关键的是名。

    在李艳阳看来,这个巫术大会是个幌子,是个局。

    但在其他人看来,这就是巫术大会,只是最终的一项比试就是实战。

    通过与华夏玄学斗法来看高低优劣。

    华夏,虽然是个发展中国家,但这只是现代社会的状态,而所有人都明白,华夏有着五千年的文明,他们更是知道华夏的玄学神秘且强大,虽然从来没有公论,但在大家的了解个感觉中,华夏的玄学,古埃及、巴比伦的巫术都是传承最久远,实力最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能干掉华夏的执牛耳者,必定扬名立万。

    虽然华夏的玄学很强大,但不代表他们现在的巫师就很强大,拥有和能使用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所以,亚迪不想放弃,也没有理由放弃。

    对方不过是使用了一些他不知道的手段,暂时让自己找不到攻击的方向,但这个幻境还存在着,那么自己就是主宰。

    找到他们,冻死他们,赚最多的钱,得最好的名声,这就是亚迪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艳阳和四大宗师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港湾,身体舒服了不少,只是精神分外疲惫。

    “老鬼,有你的!你总算还有点用。”天才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哼哼,要不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老子才不选择苟延残喘。”鬼道说。

    几人微微一笑,神经都松弛了几分,李艳阳看着几人的模样也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现在危机还没解除,但这几个老家伙竟然不再紧张了,如此环境还能开玩笑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知命问。

    “先躲这吧,制造幻境很吃力的,他撑不了多久。”天才道。

    几人点点头,虽然不懂巫术,但玄学一脉其实也差不了多少,即便不知道制造幻境的手段,但众人也明白,肯定消耗不小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现在咱们应该趁空屡屡思路,这胡文举有备而来,后边还有一群巫师,想来手段都不简单。”妙手说。

    几人纷纷点头,李艳阳道:“没错,必须主动出击,现在我的消耗很大,不宜久战。”

    天才道:“可是冲的出去么?”

    李艳阳想了一下,道:“困难,要是没你们几个,我放手一搏还差不多,但现在山洞里还有蝙蝠等着呢,我啥出去的把握不大,带着你们全身而退更困难。”

    几人眉头紧锁,短暂的安逸之后再次有些愁苦。

    这胡文举准备的太充分,到现在为止,根本没有给众人留什么破绽,而两拨消耗之后,几人就有些精疲力竭应付困难。

    几人纷纷思考着,良久之后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,知命微微一叹道:“你冲出去吧,别管我们!”

    几人闻言看向知命,还不待李艳阳说话,鬼道抢先开口:“什么时候了,还说这没用的废话,李艳阳是这样的人么?”

    李艳阳一愣,看向鬼道,突的哈哈一笑,比了个大拇指:“鬼道前辈,高!”

    鬼道微微迷糊,李艳阳笑道:“我刚想说我会替你们报仇的,你这么一说我都没法跑了!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微微一顿,随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此刻陷入危局,几人竟然突然心生豁达,天才道:“哎呀,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,能这么死,我觉得多少也和那个侠字沾点边了。”

    知命也是一笑,点头道:“是啊,活了一大把年纪了,还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苦着脸道:“小的今年还没而立啊!”

    鬼道哈哈一笑,道:“你虽然活的不如我们长,但宽度够用,也不亏!”

    李艳阳一拍大腿:“没毛病!”

    几人又是一笑,妙手道:“对,怕球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跟他们干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对!干他妈的,不能怂,不能给华夏丢人!”鬼道说。

    “对,死之前也得拉几个下水!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攻?”天才问。

    李艳阳刚才也就是一说,此刻不禁疑惑:“攻?怎么攻?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感受不到寒冷,但此刻他们依然看不到山洞,包括收起天眼的李艳阳,此刻他们身处的是一片混沌之中,不是苍茫的白,也不是精光照耀下的黄,而是如同扭曲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几人也明白,他们依然在幻境这个大世界里,只是在这个幻境里开辟了一个小世界,供几人栖息。

    “咱们在幻境里,控制着幻境的人其实也在,找到他,干掉他!”天才说着看向老鬼,道:“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几人都看向鬼道,鬼道点点头:“只是有点困难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道:“我知道他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天才道:“不,不是你能感受的洞口,他现在位于这个幻境的神圣领域,要攻击的是他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闻言点了点头,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觉得还是不要急,先稳住阵法,等着他自己瓦解就是了。”妙手道。

    知命道:“没错,咱们还是尽量别冒进,保存实力,和他们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而且,咱们得做好准备,这里边古怪的狠,对方巫师阵营强大,天才,你见多识广,给咱讲讲,知己知彼咱们也别再被打个措手不及。”鬼道说。

    天才闻言道:“我知道的也不多,他们不出手我也看不出来,那蝙蝠明显是有媒介的召唤术,这个幻境就是巫术的一种,西方巫术的手段也很多,我也不知道他们后边还有什么本事。对了!”

    突然,鬼道看向李艳阳,道:“刚才你和胡文举对话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,你是不是找不到那条龙了。”

    李艳阳点点头:“是的,小金龙可能遭遇了不测!”

    天才一愣,摇摇头:“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艳阳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问题!”天才说。

    “我?”李艳阳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根据胡文举的话,我估计是你和小金龙的联系被切断了!”天才道。

    “切断了?怎么切断?我们靠意念交流的。”李艳阳道。

    天才道:“在胡文举的学术里,一切都市波,你们的意念交流和打电话一样,如果信号被干扰,电话就打不出去!”

    李艳阳突然明白了,叫道:“您的意思是,这个山洞,被巫师下了禁忌?”

    天才点点头:“很可能,我明显感觉之前精神恍惚,尤其在这个幻境出来的时候,感觉更明显,我感觉在这里能力都被削弱了,咱们得小心!”

    ------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