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33章 黑暗天使  极品全能相师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天才一语惊醒梦中人,他说到的感觉众人都有,只是没想到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李艳阳长舒了一口气,如此看来小金龙并没有出问题,心中稍慰。

    “甭管他们搞什么幺蛾子了,反正现在也出不去,和他们斗就是了!”妙手说。

    几人点点头,天才道:“老鬼,这一阵你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简单!”鬼道此刻视线清晰,活动自如,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刚才是被人家打个措手不及,直接在幻境中沉迷了,此刻不仅生气,还生出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“格老子的,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奇门遁甲!”

    鬼道说的霸气,胡文举倒是没什么担心,不怕你出手!

    鬼道走上前去拿过李艳阳手中的桃木剑,只见他左手掐诀,右手持剑,向着左侧吐了一口浊气,接着又从另一侧吸了一口气咽下,李艳阳熟悉阵法,知道他选择的是一口旺气,随后就见鬼道叩齿十二通,闭上眼睛,似乎在集中着意念,然后豁然转身,脚踏奇怪的形状,口中急速念叨:“维今年此月今日此时,笙洪明,敢昭告天父地母六丁六甲玉女六戊藏形之神,洪明好乐长生之术,行不择日,出不问时,今欲破不良巫师,祷告天地神祗,丁甲大神,谨按天门,拜请六丁玉女真召,画地局,出天门,入地户,闭金阙,乘玉铬,玉女、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、勾陈、腾蛇,六甲神王神将,乘我而行,行到我处,左右巡防,随行随止,随卧随起,辟除盗贼,鬼魅消亡,君子见我,喜乐非常,小人叫我,欢跃惶惶,男女见我,供侍酒浆,百恶鬼贼,见我者亡,今行禹步,上应天罡…”

    鬼道口齿极其凌厉,叽哩哇啦的叨咕一大堆竟没有丝毫停顿,反而越念越快,越走越快,而那奇门遁甲也跟着急速旋转。

    这一幕十分诡异,山洞里的一群人都被完全吸引住了,他们知道,这就是华夏的神秘玄术,一时间连眼睛都不舍得眨。

    亚迪也知道对方在做着某些努力,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依然努力的操持着,因为他明显感觉对方要被自己找到了!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这不是他找到,而是对方改变了阵法,正在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对奇门遁甲有所了解的几人都明显感觉的到,随着鬼道碎碎念,随着鬼道操持阵法,这丙奇阵已经渐渐的向着六丁阵演变,从隐遁的防守变成了最凌厉的进攻阵法。

    就在山洞人好奇的盯着手舞足蹈口中叫嚷的鬼道时,鬼道突然加速,念叨几乎变成了呵斥!

    “所求者得,所愿者成,所供者达,所击者破!帝王大臣两千石,长吏见我者爱如赤子,急急如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!敕!”

    敕字一落,鬼道桃木剑斜刺里一批,然后猛然顿住!

    随着剑锋一指,一道精光自伤门直射而出!

    突然的一道精光把山洞里的众人吓了一跳,正好奇间,突然听到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下意识看向亚迪,然后就见他一把捂住胸口,向后踉跄两步,然后噗的一口鲜血喷出,接着颓然摔倒。

    “亚迪先生!”胡文举赶忙过去扶住亚迪,只见他面色发白,显然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冷笑,叫你停手你不停,现在倒好,没被反噬反倒被人攻击了。

    山洞内,鬼道一击得手,众人再次看到黄光照耀下的山洞。

    奇门遁甲的隐遁效果消失了,但是幻境也不在了,重新回到了山洞,只是,此刻的鬼道面色也有些难看,甚至还伴随着轻微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老鬼,没事吧?”天才问道。

    鬼道摇摇头:“问题不大,就是有点虚,这个山洞果然有点古怪!”

    天才点点头,刚准备安慰两句,不料一阵咒语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这次是一个女人,几人下意识看向洞口方向,暗暗准备着。

    一开始,众人还能感觉到女子吐出的音节,但是很快,那声音开始嗡嗡作响,已经不像是人所能发出的正常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集中精神,千万别着了道!”天才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人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哪敢第二次吃亏上当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,他们觉得自己还是着了道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发现洞口的方向,从地下开始涌出来一些黑东西。

    一开始像一团团烟雾,仿佛在山洞下边有无数烟囱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他们就发现那不是烟雾,而是鬼魂!

    没错,出来的黑东西都是人的形状,就如同鬼魂一般!

    只是相比曾经的鬼魂,这些家伙更加狰狞恐怖,口歪眼斜,眼睛突出,舌头耷拉着。

    几人都大吃一惊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可以如此清晰的看到鬼魂?

    这是幻觉!

    但是很快,众人发现他们还能看到山洞,还能看到墙壁。

    李艳阳也有些懵,那些东西很明显就是鬼魂,但是,自己没有开天眼,怎么可能看到呢?

    惊疑之中,李艳阳无暇探索究竟,因为那些东西向着这边飘了过来!

    “妙手,这一阵你接!”天才稳坐中军,指挥道。

    妙手闻言拿出狼毫笔,他知道,这一阵正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“青龙兄弟,我写,你丢!”

    李艳阳闻言答应一声,虽然自己制鬼也有一套,但能节省些力气自然最好,不到最后一刻他都要尽量保存实力。

    “几位,帮我拿纸!”

    妙手又叫了一声,天才和知命纷纷拿起符纸,给妙手打下手。

    拿起狼毫笔,集中精神力,妙手开始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唰唰唰,妙手妙笔生花,从头到尾一笔走完,极其潇洒。

    写完一道,妙手随手丢给李艳阳,李艳阳也不犹豫,直接对着鬼魂的方向丢出。

    妙手也不抬头,无暇关注鬼魂情况,继续写符,李艳阳也不停顿,接过一个丢出一个,不一会,十来张符纸被李艳阳丢空了,妙手还在认真的书写,不料李艳阳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等会!”

    几人闻声抬头,只见李艳阳再次丢出一张符纸,那符纸向着鬼魂射去,很快就落在了鬼魂的身上,但是意想中的效果并没出现!

    本来,妙手以为符箓飘向鬼魂会让它感到恐惧,而在落到鬼魂身上则会燃起一阵烟雾,然后鬼魂颤抖着消散,但事实并没有,那鬼魂只是在符箓着身的时候微微抖动了一下,然后挥舞了一下双手,将符箓抖落之后继续张牙舞爪的向前进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几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妙手,你写的东西对它们没用!”天才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发现了,李艳阳道:“狼毫笔有用,符纸有用,但是符文没用!力量不够大!这是西方的魔鬼,妙手先生,得写他们害怕的文字!”

    妙手迷糊,臣妾做不到啊!

    “布阵!”天才大叫一声,他也知道妙手没辙了,眼见魔鬼越来越近,只能先把防御工程摆出来。

    鬼道消耗不小,此刻有些吃力,李艳阳只得亲自操刀,顺手扬起硬币,在空中摆出一个五行八卦阵。

    那魔鬼转瞬来到,阵法瞬间启动,甫一接触,嗤拉嗤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向着阵法涌来的魔鬼,几人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在华夏,每当他们竖起阵法,那鬼魂都会望而却步转身逃跑,但这些恶魔极其生猛,如飞蛾扑火一般往阵法上扑。

    似乎想用恶鬼之躯压垮阵法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是华夏的玄学,他们打不过就会多起来,朱莉女士,加油吧!”胡文举笑着说。

    那女巫微微一笑:“我会压死他们!”

    说着,继续加大力量。

    几人看到恶鬼不断扑来,一阵苦闷。

    天才赶忙自己动手,开始布置阵法,因为对方的手段层出不穷,他不想过多的消耗李艳阳。

    布置完毕,天才叫道:“青龙兄弟,撤阵!”

    李艳阳也不啰嗦,直接收回硬币。

    恶鬼见阻挡的力量消失,士气大振,凶猛扑来,然后遭遇了天才的九宫飞星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简单粗暴的较量,恶鬼用灵魂之躯与天才的九宫飞星进行着近身搏斗。

    到这一步,双方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,就是拼消耗。

    胡文举不怕,因为他人多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,两分钟过去,双方对峙了五分钟,天才已经大汗淋漓,但依然寸步不让,而那些恶鬼已经被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胡文举也看出来了,光靠这些恶鬼奈何不了那个阵法,于是道:“各位,你们现在看到的是华夏一个神阵,叫九宫飞星,起能耐不比刚才的奇门遁甲差,咱也别藏着了,车轮战直接跟上,把那个叫天才的华夏执牛耳者直接压死算了!”

    “我先来!”

    不待朱莉结束征战,一人赶忙跟上,只见他盘腿坐下,手上拿着一根魔杖,在空中画着圈圈,嘴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九宫飞星中,几人眼见魔鬼即将消散,突然听到一阵阵啾啾啾的声音,抬头一看,只见山洞内凭空飞来一群如燕子一般大小的飞鸟,浑身漆黑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明显感觉那不是鸟,因为五官清晰,翅膀下还有双臂,像带着翅膀的人!

    正在操持阵法的天才心中一惊,叫道:“黑暗天使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