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这话是什么意思  农门辣妻:夫君来耕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霍母心中一惊,方才痛心疾首的模样顿时消失,她皱了皱眉头,有些狐疑:“这……还有这种说法?”

    道长面子上有些只撑不住:“当然!老夫人这是不相信我了?”

    “相信相信,既然是道长说的,那我老婆子肯定是一万个相信!”霍母生怕自己刚才的犹豫会惹怒了道长,连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老夫人,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了这签,还过来问了我,那我自然是不会框你的。”道长说到这里,抬起眼睛看了一眼柳汐这才正儿八经地说到了正事上: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我看你身后这位姑娘,命格就很不错,如这位姑娘本人一般,温顺柔软,最是能旺别人的,还不会太过强势,伤了别人的命格。若是你让这姑娘做你儿子的二房,一定会中和你儿媳的强势,到时候一家人和和美美,日子肯定会蒸蒸日上的。”

    柳汐听到后,差点没有笑出了声,但是为了骗过霍母,柳汐只好生生地憋住,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:

    “道长,您这是胡说什么呢?我跟伯母是因为敬着您才对你客气有加,可我一个未出阁的闺女,您这是……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霍母听到道长的话后,连忙抬起头看着柳汐,她越看越是入迷,觉得道长说的真对,柳汐如同一顿美丽却不强势的梅花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乖巧和柔顺。

    霍母忍不住张大了嘴巴,有些呆呆地转过头,嘴里喃喃道:“道长真是神通广大,连柳汐姑娘的性子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!”柳汐脸庞红的像个煮熟了的螃蟹,在霍母身边卖力地演着,她伸手,有些怯生生地抓住霍母的衣角,开口:“伯母,这道长说话实在是让人难为情,我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霍母抬起头看了一眼柳汐,才突然间清醒了一些,心中顿时觉得有些愧疚,自己光顾着听道长的话,竟然忘了柳汐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,当着她的面说什么二房不二房的话,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霍母缓缓起身,朝着坐在那里的道长服了服身子,开口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道长指点,来日我一定会会再到庙里面,多多捐献一些香火钱。”

    霍母说完还觉得自己的诚心表达的不够,她把身上的钱全部都拿给了道长,千恩万谢之后,才带着柳汐走出了龙王庙。

    霍母虽说顾着柳汐的脸面,出了龙王庙之后就不再提这件事,但是刚才道长说的那番话,却如烙铁一样印在了霍母的脑海中,一遍又一遍地在霍母的脑海里重复着,回荡着,霍母的心里如同被千万只蚂蚁一样不停地爬着,实在是痒痒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偷偷看了一眼柳汐,发现柳汐也在偷偷看着自己,目光怯怯的,还带着一点点羞涩,让人看着就想可怜一番。

    霍母也是女人,她也有过年轻的时候,所以在那一瞬间,霍母的心里面就突然明白了什么,她内心一阵狂喜,拉着柳汐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开口有些不确定地问道:

    “柳汐姑娘……刚才道长那番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伯母,你不要再说了,怪羞人的。”柳汐一听,脸蛋立刻又红了起来,她低着头,不停地捣鼓着手中的手帕,嘴角却微微上扬着,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。

    霍母看到柳汐这幅样子,心里面便更加明确了,她不禁大喜,说话也就更加直白了些:“好孩子,我今日就豁出这个老脸问你一句,你对我那个儿子,有没有……那方面的心思?”

    柳汐一听,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,猛的抬头,目光中似有微怒,也似有喜悦:

    “伯、伯母!你在胡说什么呢?自从住进了霍家,我一直都拿你当最敬重的长辈来看待的……你现如今怎么说起这个了?要是被别人知道,那我一个姑娘家家的,还怎么有脸活着?”

    霍母看到柳汐急的快要哭了出来,连忙安慰道,声音却是更加的开心: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可别恼了伯母,伯母实在是看你喜欢的紧,再加上道长说的……孩子,你可是个有福的!我早就应该看出来,自从你救了我儿子的命,我便应该看出来,你就是我儿子的福星啊!”

    霍母说着说着,越来越激动了起来,她越看柳汐是越喜欢,恨不得立刻敲锣打鼓地把柳汐给塞进自己儿子的房里,好好的旺一旺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柳汐这时却不多说话了,她只是低着头,脸蛋红的仿佛快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霍母却是不明白柳汐到底是什么意思,所以不免有些着急: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告诉伯母,伯母刚才的猜测是不是对的,若是对的,你就点点头,也好让伯母高兴高兴,若是不对……那就摇一摇头,也好让伯母死心,从现在一直到我死了,身子埋进了黄土里,我老婆子也绝对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半个字,免得耽误了你的人生,损毁你的名誉!”

    “伯母!这种话不吉利,不早说。伯母你身子那么健壮,那一天还要过个几十年才来呢。”柳汐听到好好霍母说完后,连忙抬起手捂住了霍母的嘴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霍母不再讲话,只是目光中带着强烈的期许,死死地盯着柳汐,期待着柳汐的回答。

    柳汐被霍母看的越来越不安,她犹豫了好久,随即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霍母愣了一小会,顿时高兴地大笑了起来,还好这边并没有什么人,很是偏僻,所以霍母才能那么不顾形象地大笑着。

    笑累了之后,霍母紧紧抓住柳汐的手,开口说道:“好孩子……伯母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是伯母太迟钝了,竟然没有看出来你对我那儿子有意!”

    柳汐勾了勾嘴角,低头害羞一笑:“今日也是伯母这般问我,我才敢说出口,本来是打算一辈子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烂在肚子里,随着我一同进了棺材里也不说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这也是天意啊!上天可怜我们母子,可怜我那儿子,这才派了一个福星,来到了我们霍家。”

    霍母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,她说着说着,才拿起手帕轻轻压了压眼角,仿佛是久旱逢甘霖一般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伯母看得起我,这份恩情,柳汐这辈子也不敢忘记。”柳汐此时此刻也随着霍母红了眼眶,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霍母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开口试探性地问道:“好孩子,既然你对我家儿子有意,那……那你可愿意委屈一下,跟了我那个儿子,做个二房?”

    这话问出口的时候,霍母有些心虚,可转念一想,虽然让柳汐一个温婉可人的姑娘做二房委屈了些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是种田的庄家户,收成稍微好了些后还会多纳几个女人在家里放着,况且自己的儿子有本事,霍家家底也不算穷,再加上霍衍深前途无量,多收个二房,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柳汐咬着嘴唇,沉思了一下,轻声开口:

    “伯母,您看得起我,愿意让我进门伺候着霍大哥,也愿意给柳汐一个稳定的家,这是柳汐的福分……可是,我怕姐姐会生气,毕竟,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丈夫有另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什么道理,这周围看看,哪个稍微有点本事的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的!再说了,你是好人家的孩子,又是长辈同意过的,燕儿一个做儿媳妇的,有什么资格不同意不开心?”

    霍母听到了柳汐的担忧,也看到了柳汐脸上有些害怕的模样,便想到了之前杨春燕对柳汐态度的确不怎么好,所以有些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伯母不要生气,我一切都按照你说的来,你让我做什么,我便做什么。”柳汐看到霍母动了怒,连忙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霍母的后背,在霍母耳边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霍母看到柳汐那么懂事,心里面更加笃定了要纳柳汐进门的想法,她紧紧握住柳汐的手,开口:“放心吧孩子,我看燕儿也是一个明大义的孩子,这件事情我们不着急,好饭不怕晚,一切慢慢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刚才的几句气话之后,霍母也冷静了许多,她有些庆幸,幸亏刚才那些赌气的话没有再杨春燕面前说起,要不然这件事情肯定不好办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杨春燕也是霍衍深的正头大娘子,不管霍衍深以后要纳几房,到底都是要杨春燕点头的,这以后正妻和妾室之间的相处,霍母就算是胳膊伸的再长,也不可能事事都能管的到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正在逛集市的杨春燕突然间连续低头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。

    杨春燕头一时间有些发懵,身旁的霍衍深看到杨春燕呆呆傻傻的模样,不禁觉得好笑,语气里却是掩盖不住的关心:“娘子怎么了?可是刚才坐在马车前面受了凉?”

    杨春燕抬起手揉了揉鼻子,她这可不是感冒,只是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竟然打了串喷嚏出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