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绝望  龙妻卿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绿衣女子的反应显然是让大家都有些困惑,看来,她似乎搞错了某些状况。

    再看看一脸无可奈何的魏俞泓,大家竟忍不住有些发笑。原来,少年英雄也会有着被人如此治服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显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忍住她的大呼小叫。本来,这个屋子异常安静,可她一来,这里的声音便从未停过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显然没料到这里除了魏俞泓,还会有人接自己的话。她转身朝声音的主人看去,那人的模样倒是有几分俊美,只不过竟长着双瞳!再加上他对自己如此无礼的言语,绿衣女子也不禁透出一丝奇怪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重华!”魏俞泓连忙轻轻叫了声,示意他不要和这女魔头顶嘴,要不然,日子可不好过。可重华就好像没看见一样,依然满脸厌烦地望着绿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伊祁宣宣,是域王的女儿。”那女子抬头看着重华,一脸示威的模样,似乎在说,连我都敢呵斥,你可真是胆子不小!

    域王的女儿?众人一听到这个名头,立马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魏俞泓。得到他肯定的回应时,大家这才相信,原来眼前这个女子竟是王女!

    “域王的女儿……”重华似乎并没有被这来势汹汹的样子镇住,反而露出一股轻笑。“域王的女儿不是更应该举止适度,你这般大呼小叫,哪里有王女的样子。”他双目紧紧盯着伊祁宣宣,从他双瞳之中射出的寒光,不禁让宣宣为之一惊,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气势顿时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重华此言一出,倒让众人有些诧异。特别是魏俞泓,他万万没想到,竟然有人能一句话便将这个女魔头给镇住。要知道,这可是自己一直以来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,如今却被一个来自小村子的人完成了。魏俞泓不禁向重华投去了一股敬佩的目光,但与此同时,那目光中还带着一丝奉劝。似乎在告诉他,这个女子不好惹,你适度就好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其他人,也不禁为重华捏了一把汗,要知道,他刚才训斥的可是王女啊!

    见这个双瞳者训斥了自己以后,竟依然一副不可轻饶的样子,再看看他看着床上这姑娘的眼神,心里顿时明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的家人?”伊祁宣宣指着卿云问重华。

    见重华如此回答,她更加确定了一件事,立马露出了狡黠而放心的笑。“原来,这姑娘已经有主了,那便没事咯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冲魏俞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眼神也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放下心来,她才安安静静地盯着床上的卿云再次看了许久。不知为何,她竟觉得卿云十分友好。虽然她一直闭着眼,一句话都没有对自己开口说过。

    只是,在这如此炎热的天地,她竟然全身冒着寒气,连头发丝都被冻出了冰。“她怎么了,生病了吗?”伊祁宣宣见卿云这般可怜的模样,忍不住伸出手去探了探她的额头,又摸了摸卿云的掌心。

    真冷啊!宣宣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众人见这女子前后完全不同的反应,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。看在她此刻这么关心卿云的份上,刚才那样傲慢的态度权当没发生过吧。弄知和小高望着魏俞泓,双双投去了一抹古怪的笑。

    就在魏俞泓走过来,准备拉起伊祁宣宣往外走时,卿云的手微微动了动。随即,轻咳了两声,双眼竟缓缓睁开。

    “她醒了!”一直盯着卿云看的宣宣,此刻忽然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,立马欣喜地聚拢。

    重华的脚刚踏出半步,便看到牟氏红着眼坐到了卿云的床边。重华这才意识到这里竟有这么多的人,此刻自己若是这么冲上去,十分不妥,便干脆站在那里,满心欢喜地望着卿云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卿云费劲地睁开眼,却看到牟氏满脸担忧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卿云只张口说了两个字,但这声母亲却极尽轻柔。果然,这女子不但长得美,声音也十分好听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?你到底得的是什么怪病,怎么全身跟冰一样?”伊祁宣宣忍不住问道。她全然不顾自己和这病床上的女子初次见面,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卿云见床前忽然蹲着一个女子,还关切地询问着自己的病情,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便用疑惑的眼睛看着她。两人对视的一刹那,卿云能从这女子的目光中看到一丝真正的关切。还有,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卿云微弱的声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魏俞泓一样,都是你们的朋友啊!”伊祁宣宣看着卿云,却反手指着一旁的魏俞泓,笑道。

    卿云见这两人的模样,似乎也猜到了什么,忍不住一笑。这姑娘的性格倒是十分好爽,若不是自己如今全身无力,倒真想和她做个朋友。

    望着一脸虚弱的卿云,重华和弄知看了看对方,双双露出了担忧。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,将医官悄悄请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她这次醒过来,你可知会醒多久?”重华问道。

    唉!医官摇了摇头思索着。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看这姑娘的状态,她已体寒入心。如今苏醒的神思很快或许又会被冻住,一旦神思沉睡,她就又会睡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能推测她下次会睡多久?”弄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许是十天,许是半月。这些天,便是十分关键的时刻了。下一次她醒后,若是再睡去,那情况便会很不妙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弄知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人的神思其实也是有主见的。若是反复被某种力量给冻住,它要苏醒,便要费力冲破这种力量。如今,它已经冲破了好几次,可沉睡的时间却越来越长。时间一久,这神思便也会懈怠下来,不愿再去做些无用的挣扎。到了那个时候,这人怕是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,若下一次她再醒后,还未除去她体内的毒,就会……死去?”

    死……虽然弄知很不想说出这个字,但如今,似乎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医官点了点头,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这么说,这十天便是救卿云的最后机会了么?如果这十天里,无契没有回来,他们依然找不到救卿云的办法,那该怎么办!

    两个少年呆呆地站在那里,眼中皆是写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