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古怪的老头  龙妻卿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这两日,院中的人没有一个能安稳地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“或许十天,或许半月……”医官的话时不时出现在重华和弄知脑海里。可他们不敢将此事告诉牟氏,她一定经受不住如此强烈的打击。

    而早在两天前一知道这个消息,重华便立马去找了墨祥。两天过去了,也不知道他那边到底有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十日,只有十日。时间拖得越久,卿云醒不过来的可能性便会多一分。一想到十天很快就会过去,若是无契仍然没有消息,他们宁愿卿云这次一直这样睡着,不要醒来。睡着了,总比死去要强。

    “重华!重华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,虽然还未见到人,但从这几声中可以听出几分焦急和兴奋。

    是魏俞泓!院中的两人似乎意识到什么,立马迎了上去。这才看见,原来不止魏俞泓,他的身边还站在墨祥。墨祥面无表情,而魏俞泓却一脸兴奋地看着二人笑。

    “他师父回来了!”还未等两人向他们打招呼,魏俞泓早已按奈不住,他要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两人。

    “司天官?”两人脸上同样闪过一抹喜色,转而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墨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祥并未说太多,只郑重地点了点头。虽然他一直沉默,但看得出来,他也十分欢喜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这就去请他老人家!”重华高兴过头,一时感觉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墨祥转身便带着两人出发“走吧,我带你们去碰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碰……碰运气?”听着这句连墨祥自己都没什么把握的话,弄知和重华虽然立马跟了上去,但忽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。这句碰运气是什么意思?莫非,即使无契回来了,可就连墨祥这个徒弟都还是找不到他么?又或者,就算找到他,也有可能不愿意给卿云治病?

    两人看了魏俞泓一眼,希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墨祥的师父可是一个怪人,你们去了就知道了。”魏俞泓小声冲他俩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小半日后,他们来到了一座青秀的小山上。这座山位于王都城正北方,虽然本身面积不大,但从王都城内看过去,它便如同一尊天神像一般赫然屹立,守卫着整个王都。

    几人在山谷中缓缓走着,这条小道一路上花香遍地,周围百鸟宣鸣。旁边一条河流过,河水不时叮咚作响。水面偶尔跃起几条鱼,扑腾的水花溅起半人高。在这炎热的天气,这情景一看便让人觉得清凉无比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这次是来求无契帮忙,没有心思注意四周,依弄知往日的性子,早就跑到水里去翻几个跟头了。

    “司天官,你师父莫非住在这里?”弄知有些疑惑。堂堂王都前司天官,云游六域回来竟独自一人在这山上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墨祥一声苦笑。此刻他的双眼不住地往四周看去,眼珠止不住地转着。树上,水里,丛林之中,不管哪一个地方,师父都有可能忽然蹦出来,然后开始对自己一阵大骂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以往他可是经常干。

    重华见弄知如此奇怪的寻找方式,一会儿轻手轻脚地看看树顶,一会儿又欣喜地跑到水里,那模样和平时他们在山水搜寻猎物差不多,哪里是找一个人!

    但看到墨祥一直这么不厌其烦地走着,两人也只好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魏俞泓对墨祥的反应早已见怪不怪。十年前,自己还只有墨祥的一半高时,就被他拎着来过这里。当时的场景也如现在一般,墨祥四处寻找着他的师父。所以,魏俞泓倒地是和墨祥一样,也不停地找着。边找边大声喊着“老头儿,老头儿!”

    自那一次,两人见过无契后,这么多年,便再未见过。虽然有时候他会在祀宇大典时回王都,但若是他不告诉别人,几乎没人知道他回来。而无契也往往只在这座山上远远地看着王宫内的祀宇大典,看着徒弟走当年自己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墨祥也知道,每年的祀宇大典,师父都会在这里看着自己。可当大典结束,墨祥赶来时,却什么也见不到,只能从他平时歇息的小木屋里看到他回来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十年来师父为何一直不见旁人,选择一人独行?墨祥始终猜不透。有时候他甚至会想,是不是自己哪里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了。要是旁人也就罢了,可自己是他徒弟,难道也不愿见么?

    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,几乎每年祀宇大典之后,墨祥都会不顾一切地跑到这里,可每一次的结果都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似乎不一样了。就在昨天晚上,墨祥竟然收到了一封师父的信,他不知道师父是如何把信送来的,只知道自己一开房门,便看到一张帛书躺在那里。信中说,让自己今日来此寻他。

    墨祥一眼便看出,这帛书确是师父所写。他异常兴奋,问遍了家里的每一个人,都说昨日除了墨祥没有人进过他的房。

    当然,墨祥对这一切并不在意。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他向来行事都是如此令人出其不意,旁人根本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魏俞泓见一向高高在上的司天官如今却像个小孩一样爬树下水,心里暗暗偷笑。不得不说,这一脉相传还是有道理的。师父就是个古怪的人,教出来的徒弟,也随了师父的性子。

    魏俞泓有些感慨,十年过去了,老头的风格一点儿也没变,墨祥除了整天喜欢一言不发装深沉以外,也什么都没变,但自己却已经长大了。

    重华和弄知见这两人一直如此认真地在这片河谷里翻找着,他们也学着墨祥和魏俞泓的样子,仔细寻找了起来。虽然他们并不知道,那个古怪的老头将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,司天官的师父会是什么样的?”弄知拉着重华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重华摇了摇头,虽然还未曾见过面,但看这师徒见面的架势,就知道这位老先生一定非同常人。或许他真的可以治好卿云的病!

    不知为何,无契越是古怪,重华便越觉得他可以救卿云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他一定似一尊神仙一样,发须过膝,两髯斑白。声如洪钟,目似星辰!”弄知一脸期待地说着。

    重华这才反应过来,这小子从小便对司天之术如此崇拜,自打见到墨祥起,他对司天官的敬佩之意从未掩饰过。如今,马上就要见到司天官的师父,弄知怎么可能不兴奋呢!

    “谁在叫我?!”几人正漫无目的地找着,忽然,一个声音传来。这声音雄浑有力,带着几分霸道与威严,在整片林中响起。

    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