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一章 权宜之计  明珠娘子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郑媛几乎是在梦里被叫醒的,她还正梦见自己得了崔老夫人的看重,掌管起安平族里的事,将崔临与顾明珠夫妇赶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可惜梦还没醒,已经被小婢叫醒了,她睡眼惺忪坐起来,还没开口问,却只见榻边立着的还有一位脸色冷峻有了年纪的嬷嬷。

    “三少夫人,已经是寅时,该起身了。”老嬷嬷说话一字一句,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像尊泥塑的菩萨一样看着郑媛。

    郑媛唬了一跳,看着这面生的嬷嬷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:“是,老夫人,老夫人起身了?”

    她倒还有点自觉,知道自己是打着替二夫人和崔玮孝敬老夫人的幌子留在安平的,这时候想起的自然也就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可那老嬷嬷眉眼都不动,脸色寡淡:“三少夫人既然是来老夫人跟前尽孝的,就该替老夫人分忧,帮着礼佛上香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这个,郑媛心里一松,这才慢慢悠悠地准备起榻,那嬷嬷却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,反倒吩咐小婢:“去把东西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婢们捧着热水手巾进来,还有一件素净的袍子,半点花样颜色都没有,看起来更像是件僧袍。

    郑媛唬了一跳,再听那嬷嬷道:“既然是礼佛,自然那些钗环首饰是用不上了,便是老夫人往日礼佛也不穿金戴银的。”

    她瞪着那僧袍好一会,才咬牙穿上,由着婢女把她的头发盘成平髻,脂粉也不让上,就这样简简单单梳洗完毕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,忍一时之气,待得过两日老夫人过了气头,就能好好的了,或是等她搬出老夫人的院子,那时候也不会有人敢这样来为难她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她出了房门,却还是心里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外边天还一片漆黑,半点光亮都还没有,院子里也是一片安静,老夫人房里更是闭着门,不曾亮灯,只有两三个嬷嬷打着灯笼等在门前。

    郑媛疑惑地道:“不是礼佛吗?”

    嬷嬷冷冷道:“往日里老夫人时时惦记着要往法源寺去上香礼佛抄经,只是上了年岁身子不济,经不得车马奔波,如今有三少夫人帮着,自然是要去佛前上香才算诚心。”

    她瞟了一眼外边:“已经备好了车马,请三少夫人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天杀的,她们居然要把自己送去法源寺,并不是在老夫人院子里的佛堂!

    郑媛一下子脸色成了猪肝色,急急慌慌地道:“可是,可是我还没见过老夫人,还有我身边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那嬷嬷一个眼色递过去,那两位立着的立刻上前来搀着郑媛,脚不沾地地往前面走,她自己在后面慢慢道:“老夫人昨儿夜里就吩咐了,三少夫人有心,不必去见她,每日早起往法源寺上香,晚间回来抄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法源寺是佛门圣地,三少夫人既然是诚心礼佛,也就不必留那么多人在身边伺候了,老夫人已经被三少夫人准备了两位嬷嬷,陪着少夫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自然就是这两位搀着她的,两个都是粗手粗脚膀大腰圆,实在不像是近身伺候的嬷嬷们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郑媛已经说不出什么来了,被嬷嬷们架着送上来马车,车夫一甩鞭子,半点不停地向着远处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大夫人带着顾明珠、崔宁来请安,老夫人才慢条斯理与她们道:“……说要留下来伺候我,我见她心诚,也体恤她嫁进门不久,没个不劝和的道理,就留下了她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脸色有些复杂,想起郑媛先前做得事,不由心寒得很,一想着自己当初也想让崔临娶了郑媛进门,幸好是没有成事,否则现在家宅不宁的怕是长房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这个祸根却是在安平,她不由地问了一句:“老夫人打算如何安排她?”

    老夫人却是看了一眼顾明珠,笑了笑道:“她有心伺候我,我跟前却也不用她端茶倒水,现在一心盼着的不过是族里安宁,子孙成器,她就帮着我每日去法源寺上上香抄抄经就好,也算是她的孝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妙招!

    顾明珠险些绷不住笑出声来,像郑媛自视甚高,又是不安现状的,老夫人倒是会收拾她,把她打发去了寺里待着,为了崔家的声誉不教留在寺里过夜,每日清晨去夜里回,也算是来回折腾她了。

    崔大夫人也愣了下,眼中那点担忧尽去,却是道:“我让人收拾个院落出来,总不能让三郎媳妇与老夫人挤在一处。”

    崔老夫人却是摆摆手,正色道:“就让她在我那住着,有余嬷嬷看着她,我镇着她也放心些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与顾明珠忧心尽去,大家都安心了。

    待到顾明珠回去了,老夫人独留下大夫人说话,才吐露实情:“……她是个不安分的,只怕还有别的心思,不然如何会闹着要留在安平陪我一个老婆子,我看她只怕还存了歪心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吓一跳:“难道还是为了五郎?”

    老夫人冷冷道:“未必是还惦记着五郎,但必然是对五郎媳妇有嫉恨,不管怎么这时候都不能冒险,所以我留了她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想着若不答应她,她反倒想了别的阴私办法来,就是与郑家这时候闹起来,太后少不得也会留意到五郎他们,多生波折,倒不如留她在我眼皮子底下,等五郎他们平安离开了,我再来料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崔大夫人想了想,的确这是最好的办法,总比眼看大年将到,一家上下被崔玮与郑媛这对冤家闹得不可开交,最后引来更多麻烦要好。

    她低声向崔老夫人道谢:“多谢阿家了,若是不是你替五郎他们着想,现在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来。”

    崔老夫人摆摆手,叹气道:“也是二房惹来的麻烦,只怪我当日没有一力反对这门婚事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虽然怪着二夫人势利,执意结下了这门婚事,其实心里也是内疚的,当初她也是看着二夫人一门心思要结亲,也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,没有执意反对,却不想现在留了这么个麻烦,她也该帮着收拾残局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